返回首頁   中文版ENGLISH

奇跡=愛的堅守+心的信任

來源: 信息中心  時間: 2019-02-18 點擊人次:     [ ] [ 打印 ] [ 關閉 ] [ 收藏 ]

    【本站訊】2019215日,在山東大學齊魯醫院神經外科重癥監護室,住院整整70天的屈向歡一家終于得到能出院回家的消息。一早8點多,等到醫護人員做完交班工作后,病人家屬小心翼翼地捧著兩面錦旗交到齊魯醫院神外重癥監護室主任黃齊兵手中,“主任,謝謝你,謝謝你們沒有放棄他,謝謝你們還給我和女兒一個家……”,說著,病人妻子趙燕淚如涌泉,這感激的淚水似乎也背負了她太多的辛酸和委屈,在丈夫能夠出院的歡喜時刻,傾眶而出。

一場車禍,險隔生死

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一個身強力壯的男子漢,帶著撐起一個家的希望,告別妻子和女兒,在外打工維持生計。沒想到,一場悲劇竟會落在他的身上。2018115日,屈向歡發生嚴重交通事故導致特重型顱腦損傷、多發腦挫裂傷、硬膜下血腫、粉碎性開放性顱骨骨折、顱底骨折、肋骨骨折、失血性休克等被緊急送往菏澤市中醫院就診。妻子趙燕永遠都記得那一天。“下午6點多,我給他發微信問他到宿舍了沒,他沒有回,當時我的心里就咯噔一下。”趙燕說,等到晚上714分,心里有些忐忑的她給丈夫發了個視頻通話請求,但他也沒有接。這種狀況在這夫妻倆中間從來沒有發生過,趙燕突然坐不住了,緊張起來。結果,10分鐘后,電話響了。“一個親戚打電話過來,說他出車禍了,讓我趕過去。”趙燕說,那個時候她并不知道丈夫傷的有多重。坐了兩個多小時的車,趙燕匆忙趕到菏澤市中醫醫院,卻沒有見到丈夫。現場的人臉色都很不好,他們告訴她,那天下雨,工友喝了酒之后開車載屈向歡回宿舍路上,撞上了橋墩。趙燕怎么也不相信,這僅僅三公里的路程,每天都來回好幾趟再熟悉不過,怎么會發生這種事,讓丈夫一下子重傷不醒。那一刻,她的天塌了。

人在家在,不言放棄

由于傷情太重,當地急診醫生勸家屬放棄治療。妻子說什么都不愿意放棄,顫抖著在病危通知書和手術知情書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在菏澤市中醫院,屈向歡先后接受了左側硬膜下血腫清除、失活腦組織切除和去骨瓣減壓術。雖然性命暫保,但為求進一步治療,他在事發半個月后被轉至濟寧醫學院附屬醫院重癥醫學科。入院檢查發現,左側頸內動脈C3段動脈瘤,頭部傷口愈合差,肺部感染嚴重,復查CT顯示左側頭皮下及硬膜下積液、中線結構移位。在濟寧住院15天后,屈向歡依然病情危重。

18125日,丈夫車禍后整整一個月了,趙燕帶著最后的希望慕名來到山東大學齊魯醫院重癥監護室尋找黃齊兵主任,希望他能夠繼續挽救自己的丈夫。由于科室床位緊張,沒能成功,趙燕和親戚于當天又返回濟寧。沒想到黃主任當晚給我打電話,說為我們騰出了一張床位,讓抓緊辦轉院。趙燕激動不已,心理的陰影散去了大半,因為她感覺到,自己的丈夫有救了,人在家就在,一定要救回丈夫,給女兒一個完整的家。聽說了她丈夫的危重病情后,看著家屬們也實在不容易,我就去想辦法加調了一張床位,決定給予積極救治。黃齊兵說,重型顱腦損傷去骨瓣減壓術后、左側額顳頂部硬膜下積液、雙側視神經損傷、顱底骨折、顱內動脈瘤、顱內感染、肺部感染……當時經診斷,病人屈向歡因車禍導致的創傷已不下十種。

五次手術,重得生機

從去年128日到201922日,黃齊兵手術團隊為屈向歡制定了詳實有效的治療計劃,循序漸進、一步一步進行,共為他做了5次手術。屈向歡入院后病情反反復復,時好時壞,他的病危通知書趙燕就收到了三次,她的心仿佛也跟著停止了三次。每次手術前后,趙燕都很怕醫生找她談話,她怕醫生會在丈夫病情加重時勸她放棄。“但在齊魯醫院,黃主任他們從來都沒有說過這樣的話。講解病情的時候也是特別耐心,每當我有聽不懂的地方,他們都會多加解釋,有時還會用紙畫出來給我看。”趙燕說,丈夫車禍住院后,她和家人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煎熬中度過,但齊魯醫院醫生們給丈夫做的治療計劃讓她看到了希望,找回了讓丈夫重生的信心,也堅定了她一定要給女兒一個家的信念。“之前我每晚也就只能睡兩三個小時,盼了白天盼黑夜,只要看見他還活著。現在到了齊魯,我的心就慢慢放下來了,也能睡踏實了,一覺到天亮。”在第五次手術完成后,屈向歡的病情趨于穩定,趙燕才放心回老家接女兒,之后趕回醫院全家人一起過個年。24日,也就是大年三十那天,一聽說女兒來了,屈向歡的眼神里面竟然有了光,已經太久太久沒有說過話的他激動地喊出了女兒的名字,“義萱!”接著女兒跑過來,他緊緊抓住了女兒的手,全家人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淚流滿面相擁在一起。

重型顱腦創傷的救治難度不僅僅在于手術,術后神經重癥理念的更新和對并發癥的有效管控都極為重要。因為得到家屬的絕對信任,黃齊兵團隊的治療及后期護理、管控過程也非常順利。只要病人家屬積極配合,我們必將全力以赴,所以病人能夠順利恢復離不開家屬的支持!黃齊兵說。目前,在最后一次術后積極抗感染、對癥支持等治療后,病人復查CT顯示左側頭皮下及硬膜下積液消失,腦室系統較前明顯縮小。“患者神志清、偶可言語、頭部傷口已拆線,愈合良好,準予出院”,215日,黃齊兵給屈向歡一家下達了出院通知。對于趙燕來說,這個消息是她這三個多月的堅持后收到的最好的禮物。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孩子五歲時,我得了慢性腎炎,自己沒在意所以病情惡化成了尿毒癥,我覺得自己的生命很短暫,我說什么也要救回我老公,給女兒一個家。”原來趙燕從七年前開始身體每況愈下,從兩年前開始做腹膜透析維持生命。丈夫車禍來到濟南看病之后,為了方便照顧丈夫,她在醫院附近租了個小屋,但仍要每隔四個小時就回出租屋給自己換一次藥,接著再趕回來陪護。215日早上,趙燕在出院前才跟醫護人員道出了自己的身體情況,所有在座的人都感到十分震驚,想到這個妻子是在如此艱難的處境下還堅持照顧病重的丈夫,積極配合醫院的治療工作,大家不禁感動落淚。趙燕對于自己的病似乎不愿再多言語,“我生病這些年,家里都是依靠他,他也一直用心照顧我,所以無論多難,我一定不會放棄他的,我只要他活下去,我只要他在!”這幾天趙燕扁桃體發炎嗓子啞得幾乎說不出話來,但微弱的聲音卻充滿堅定。

 

    愛情最好的樣子也許不是一句“我愛你”,而是堅守著彼此的不離不棄、生死相依。醫患之間最好的樣子也不是“大夫說的我都要聽”,而是發自內心的互相信任和尊重。少一份過度防范,多一份以誠相待。醫生不是天使,也不是魔鬼,醫生只是用自己的知識和技術盡力做好本職工作的普通人。醫生只是一份職業,一份看似神圣卻要每天承擔高風險、高腦力勞動和高體力勞動的職業。醫患之間的信任不能只依托于“把病治好”,更應該是知曉所有可能后果的理性信任。只有在醫患雙方的共同努力下,我們才能收獲最好的醫患關系,讓醫學變得越來越溫暖。

 

奇跡=愛的堅守+心的信任 

奇跡=愛的堅守+心的信任

奇跡=愛的堅守+心的信任 

奇跡=愛的堅守+心的信任 

 

  【作者:王文斐,攝影:謝靜、崔子昂】

本篇文章共有  共1頁  1 

  • 打印本頁
  • 關閉本窗口
江苏11选5技巧_购彩邀请码